高中政治必修1经济全球化与中国的综合探究如何

时间:2019-07-11

  “我们为社会主义而奋斗,不但是因为社会主义有条件比资本主义更快地发展生产力,而且因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消除资本主义和其他剥削制度所必然产生的种种贪婪、腐败和不公正现象。”

  “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他不止一次地指出:“是没有人剥削人的制度,产品极大丰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按需分配,没有极大丰富的物质条件是不可能的。要实现,一定要完成社会主义阶段的任务。社会主义的任务很多,但根本一条就是发展生产力,在发展生产力的基础上体现出优于资本主义,为实现创造物质基础。”

  “我们提倡一部分地区先富裕起来,是为了激励和带动其他地区也富裕起来,并且使先富裕起来的地区帮助落后的地区更好地发展。提倡人民中有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也是同样的道理。对一部分先富裕起来的个人,也要有一些限制,例如,征收所得税。还有,提倡有的人富裕起来以后,自愿拿出钱来办教育、修路。”

  他指出:“搞社会主义,一定要使生产力发达,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我们坚持社会主义,要建设对资本主义具有优越性的社会主义,首先必须摆脱贫穷。”“过去搞平均主义,吃‘大锅饭’,实际上是共同落后,共同贫穷,我们就是吃了这个亏。改革首先要打破平均主义,打破‘大锅饭’,现在看来这个路子是对的。”

  “如果走资本主义道路,可以使中国百分之几的人富裕起来,但是绝对解决不了百分之九十几的人生活富裕的问题。而坚持社会主义,实行按劳分配的原则,就不会产生贫富过大的差距。再过二十年、三十年,我国的生产力发展起来了,也不会两极分化。”

  指出:“所谓小康,从国民生产总值来说,就是年人均达到八百美元。……中国现在有十亿人口,到那时候十二亿人口,国民生产总值可以达到一万亿美元。如果按资本主义的分配办法,绝大多数人还摆脱不了贫穷落后状态,按社会主义的分配原则,就可以使全国人民普遍过上小康生活。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坚持社会主义的道理。不坚持社会主义,中国的小康社会形成不了。”

  指出:“共同致富,我们从改革一开始就讲,将来总有一天要成为中心课题。”他还说:“在本世纪末达到小康水平的时候,就要突出地提出和解决这个问题。”

  如何实现公平与效率的统一,是极具现实意义的问题。同时,效率与公平的关系问题又是经济学的难题之一。其复杂性一般不在效率一方,而主要在于对公平的解读。效率是一个相对简单、具体的经济学概念,而公平却是一个非常复杂、抽象的命题。由于公平本身所具有的抽象性、概括性、历史性以及个体认知的差异性,它向来不是一个含义非常明确的概念,不仅在主观上表现出多角度、多层次的思维趋向,在客观上也很难给出确定的参照标准。因而经济学对于公平与效率关系的分析中,公平置于收入分配这个特定的平台上。而要深化公平与效率关系的研究,促进它们的统一,还需区分不同层次的公平。

  第一个层次是经济公平,指的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经济主体在再生产过程中权利与义务香港马会开奖资料559559,作用与地位、付出与报偿之间的平等关系。它是市场机制的内在要求,强调的是要素投入与要素收入相对称。它要求在再生产过程的起始环节,每个企业和劳动者应具有同等的地位和机会支配社会资源,有同等的机会参与社会经济活动,即机会均等;在再生产过程中,竞争的规则对所有参与者都应当是平等有效的,即规则公正;在再生产的最后环节,参与竞争者的收入应与其效益产出相适应,即以效取酬。经济公平首先强调机会均等和规则公正,在此前提下,由于各经济主体提供的生产要素不同以及各种资源的稀缺程度不同所导致的具有“马太效应”的收入差别,是不能在这个层次上熨平的;否则,市场经济的价值规律就会遭到扭曲。

  第二个层次是社会公平,指的是在再生产环节之外的再分配过程中,通过一定的机制和政策使收入趋向合理化的一种平等关系。它要求在经济公平的基础上,让所有公民都能获得维持一定生活水平的物质条件,消除贫富悬殊和两极分化。社会公平强调的是将人们的收入差距保持在社会所能接受的范围之内,所对应的目标是资源配置效率的长期延续和社会秩序的相对和谐。这是要靠国家通过法律手段、经济手段以至行政手段进行调节来实现的。在一定意义上,经济公平相对于社会公平来说也可以被认为是一种不公平。

  将公平区分为经济公平和社会公平之后,效率与公平的关系就会比较清晰地展现在人们面前。其一,效率与经济公平都以市场机制为前提并靠市场机制来实现,两者呈正相关关系。这种正相关关系可以表述为:经济公平所强调的机会均等、规则公正和以效取酬是实现效率所追求的效用和利润最大化的基本条件;其二,所谓效率与公平的矛盾,主要在于效率与社会公平的矛盾。

  经济转轨过程中效率与公平矛盾的变化轨迹。在经济转轨初期,市场机制刚刚发育,计划体制对市场和竞争的抑制仍保持着强大的制度惯性。这时,效率提高的市场基础比较薄弱,利益激励机制不足。就公平的两个层次而言,经济公平缺乏市场机制指引,社会公平还深陷于平均主义泥潭。这一时期整个经济生活的主要矛盾是效率与经济公平的矛盾,表现为:力量依然强大的计划性资源配置方式扼制市场机制所要求的经济公平,进而严重影响经济效率的提升。这一矛盾不解决,社会公平必将继续在低层次的平均主义分配的平台上徘徊,效率与社会公平的矛盾尚未真正显现。随着经济市场化程度的不断提高,效率与经济公平的市场化平台的大规模扩展和提升,在分配上的平均主义不断得到矫正的同时,以收入差距扩大为核心的社会公平失衡逐渐显现,效率与公平问题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并且,这种公平与效率的矛盾随着以GDP快速增长为象征的效率提高和以基尼系数逐渐上升为象征的社会公平问题突出而逐渐尖锐。

  促进效率与公平的统一。根据前面的分析,效率与公平的矛盾主要在于效率与社会公平的矛盾。因而,我们在深化市场取向改革、努力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过程中,既不能片面强调经济增长而忽视社会公平问题,又不能因收入差距扩大、社会公平问题开始突出而损害效率和经济公平,而应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六大关于初次分配注重效率、再分配注重公平的方针,既努力促进经济公平,充分发挥市场的作用,提高效率,又通过构建和完善制度保障以及制定和实施积极的政策措施,调节差距过大的收入,努力维护社会公平,进而不断促进效率与公平的统一。

  现代经济学所说的效率不再是简单地用投入与产出关系来定义,因为这只涉及生产领域且只生产一种产品时的效率,除非产出用福利来度量,不过这又涉及福利可加性这个问题。现代经济学对什么是效率达成了共识,即采用意大利经济学家帕累托定义的效率,又称帕累托最优。他认为,所谓资源实现有效配置就是指资源配置处于这样一种状态,在不减少某些消费者福利的情况下就根本没有任何途径增加另一些消费者的福利,即不再存在帕累托改进的机会。所谓帕累托改进就是指在不减少某些消费者福利的情况下增加另一些消费者的福利,甚至人人受益。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